I AM FANGKE

Some thoughts and works from a china designer, photography lover and occasional thinker.
Works atDribbble, photo atLento.
The best way to contact me is on Twitter. Follow me if you like design and photography.
@Mobfrank

在欧冠决赛之际,在我28岁生日之际


图:Sunday, May 31, 2015 at 6:46 AM 拍摄于亚庇

6月6日晚上,在等待凌晨欧冠决赛的时间写一点文字,做一些记录。
最早认识尤文图斯,是KFC的百事球星卡,第一张收集到的是Del Piero,正是那时候开始,不记得具体多少年了。
初中的时候,某个同桌也是球迷,每天交流足球,组建自己心中的最佳阵容。06年德国世界杯——是高考后最好的礼物——意大利获得冠军。工作第一年是2010年南非世界杯,尤文图斯经历电话门开始打乙级联赛。之后升到意甲,水平逐步恢复,而此时的意甲却在走下坡路。工作之后,看意甲越来越少,也是只有在集体狂欢的世界杯、欧洲杯期间关注下尤文图斯或是意大利的比赛。
从97-98赛季看意甲也将近20年。到今天,我的年龄显示27.939428岁,即将28岁生日。

好好对待自己的兴趣,它让你的生活变的美好

我对自己的兴趣也难以琢磨,往往会因为某个点点燃某个兴趣,然后或持续或阶段性。
比如一张球星卡喜欢看足球,高中别人打篮球,我踢足球,大学加入足球队。
比如音乐,从大学的音乐欣赏课开始听西方古典乐,从格利高里到梅西安,从文艺复兴、巴洛克、古典、浪漫到现代时期,一个个作曲家作品一个个指挥版本听过来,期间也迷恋各种耳机音响设备。直到现在28岁之际,把耳机戒了,听音乐也变得随意(现在正带着iPhone耳机插iMac听网易云音乐)。
比如文学,从小我是不喜欢好好上课,而喜欢看各种书,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老师说我的文章写的很好,于是从高中到大学都是文学社社长,在学校里编着文学期刊。直到工作,虽然看的书还是很杂,但写的字越来越少,或许是因为微博。
大学以前没有接触过任何摄影,大一的时候突然想拍照(难倒是因为摄影课?),姐姐给我买了第一个相机,从此一发不可收拾,从数码玩到胶片,从135玩到120。工作之后,忙碌的那几年摄影几乎停止,现在28岁之际,只留下两个旁轴相机:一个Leica M6,一个富士x-Pro1,又开始玩起摄影,15年前半年的周末都给了摄影,玩的开心的就好,况且还有“慢调照相馆”胶片写真。


图:慢调照相馆

对摄影的理解不断的在变化,就像设计一样,每过一段时间就觉得之前的作品(摄影/设计)就是垃圾。最满意的作品永远是当下在进行的。当你想要认真对待一个兴趣的时候,需要大量的精力投入,现在书架上最多的书关于设计与摄影的(以前是人文社科),观看别人的作品,从模仿到探索自己的风格,到能表达自己的观点,再到如何巧妙的表达,这些都需要一些积累。
对于兴趣,无论何时开始,当你还是喜欢的时候就要好好的对待它,因为它让你平淡的生活充满乐趣。

除了充满乐趣,兴趣还是我目前生存的技能。那就是对于设计以及互联网的兴趣,初中的时候并不是很喜欢电脑课,直到高一拥有了自己的第一台电脑,这个神秘的互联网世界引起了我极大的兴趣。为什么插上电话线可以上网?网上的信息是如何组织的?于是高中开始自学网页制作,那个时候的三剑客(Dreamweaver、Fireworks、Flash)几乎是必学。慢慢的不满足与静态的网页,开始自学Access、ASP做动态的内容管理和网友留言交流,高中的生活就是每学期改版一次个人网站。整个高中学到了丰富的互联网知识,然而这些只是兴趣。大学是数字媒体专业,这个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具体是什么的新专业,大学除了设计之外,还有编程和新媒体课程,而我不是一个喜欢上课的人,平时除了摄影和打理文学社,在专业上编了一本设计课程教材和做了一些商业外包。毕业的时候找工作,我都不知道自己选什么职位,是设计师还是程序员?于是我第一份职业是前端开发工程师,工程师是一份了不起的职业,我喜欢这个技能以及这个人群。可我后来还是选择做设计师,因为它让我感到更具创造力,以及更全面的视野。直到现在28岁之际,我才知道Full stack developer / designer。

生活是一场自己导演的戏

我们的生活真的可以自己把握吗?
最近常常看到,某某突然辞职开咖啡店了,某某突然辞职开民宿了,某某突然辞职做甜品了,有人出国了,有人过上自由职业生活了...这些都是非常正能量的事情,大家都在某个时间点上追寻了自己的生活理想。或者这个理想的生活并不是安逸的、舒适的甚至是艰难的,起码这是你想过的。
直到28岁,我还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样的生活。只是我知道,安逸的生活我迟早过厌、机械的生活让我感觉无聊,于是会一直尝试,有时候知道不要什么比知道要什么更重要。
2015下半年有一些令人兴奋的计划,这是幸福的事情,起码在我不知道想要什么的情况下,尝试做一些事。
这几天邮轮沉没,在我回到杭州后沙巴地震,世事无常。没有什么比平淡生活中迥异的幸福更重要的事,或许在每一天早上醒来的时候,还能感知这个世界的温度是件美好的事情,所以不要在上班路上堵车而生气了。

前段时间看日本的一部片子“Little Forest”,无论是氛围还是摄影都喜欢的不得了,日本一个安静小村庄,自然的生活,电影里的一个个片段都让我回忆起自己小时候的生活——四季分明的气候,时令的蔬果,源于自然的小吃点心,生活的每个细节都是如此的心安理得。对自然的敬畏源自物质的匮乏,生活中充满期待,期待春天的乌米饭、清明果,期待初夏的杨梅和盛夏的西瓜,期待秋天的收割与冬天的年味……
而现在,走进山姆超市,任何水果食物唾手可得,少了期待感。这正如数码摄影与胶片摄影,胶片对我的吸引也这是这一段不长不短的期待,期待带来的惊喜。
这样的生活,曾经的生活,尽然会被感动到。小的时候,理想在长大,长大的时候,回忆在长大,每个人的心底或许都住着一个解构一切的自己。

山丘

不知道为什么,今年特别喜欢听“山丘”,音乐的魅力就是我不知道它唱的歌词是什么意思,也能传达情绪——那种无法把握的恐惧。
细细看歌词,发现词写的真好。一首词道尽人生,自我与爱情,理想与现实……大概每个人都可以从里面听到一些自己。并不是只有老去的时候才能回头看看,我们应该随时回头看看,是吗?

Farewell

这是Bob Dylan的歌,词写的真好。嗯,欧冠决赛即将开始了,也即将告别这个赛季,这个28岁。